齐爱民认为,外部监管尚未有效落实也是一个重要原因,我国个人信息保护制度尚不完善,执法权责并不清晰,尚未形成统一有效的监管机制,很多数据泄露事件也在人们关注度下降后不了了之。大部分机构在涉嫌数据泄露后以“一纸声明”的形式撇清关系,后续调查结果也未向公众披露,间接导致行业内用户数据保护的氛围恶化。

摘要:根据偿付能力报告,长城人寿2018年除一季度实现净利润0.39亿元外,其余三个季度皆处于亏损状态。其中,二、三、四季度分别亏损2.97亿元、2.17亿元、10.96亿元,全年累计亏损15.71亿元,位居非上市寿险公司亏损榜第二。